人是与宇宙一起活的

人是与宇宙一起活的

  在黄易最畅销、充满各式痛快阅读娱乐感的名着《大唐双龙传》结尾,反派高手、亦堪称徐子陵与寇仲最强敌人的邪王石之轩来到其妻碧秀心墓前感叹至极的说了一段在尽头处澈悟的话:「……秀心啊,还记得当年我问你『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相关?』你答我道:『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我相当喜欢这一段对谈里的一时明白起来,碧秀心说的是花的颜色光华璀璨,但其实更是直指人心的明白起来。你必须懂得什幺是真正的「看」,才能理解物与人彼此间的神祕连结。要有看的人,被看的花才能存在,而看花的意义就在人的心中。所以,心灰意懒到想自绝于碧秀心坟前的石之轩最后才会说「你一直明白,我一直不明白」(石之轩与碧秀心的关係,也非常的庞斑与言静庵,对谈间总有深刻得奥妙的况味),一如寇仲见杨虚彦惨死箭下忽尔也有了一时明白,乃生起脱离征战、退隐江湖之念,这使得别于《破碎虚空》、《覆雨翻云》诗意斑斓之境、讲究入世情怀的《大唐双龙传》又有奇异的小说微升空效果,显然不独独徐子陵从市井小民跃升为仙气脱俗之样,就连登峰造极的石之轩也有着灵性成长的变动。佛魔的化换、往返距离或者比我们所想所知的还要更剧烈更莫名其妙。

  当然了黄易透过笔下人物说的明白,是大明大白,是大彻大悟,而真实的人生里能够有的,不过就是一时明白、一时不明白,而且经常是太长久的不明白里,才能换来奇蹟一般的突然明白。顿悟般的整体性清明只是偶然的且片段式的出现,难以持久。生活的琐碎、磨人与艰难就在于此。人距离大境界非常遥远,即使隐约间碰触到了,也终究如烟消逝得飞快。而玄幻的妙用也许就在于提供读者的「一时明白」,以製造对蒙昧昏暗现实(利益)的超越感(同时玄幻小说书写者也就能够衣食明白起来),好鬆解掉日益累积、僵化的可怕陷溺(在人生溺毙)状态。

  超越,一直是黄易的武侠利器。而关于超越,换个老一点的词语,就是道或者禅。按照我的理解,所谓道、禅其实是人与天地自然接轨的尝试,试图让人飞进宇宙间(或相反,是宇宙射入人的心头),可以说是一种心灵宇宙学(非以物理天文角度去认识的宇宙学)。故在《《破碎虚空》、《覆雨翻云》的出世性(武道高人追求的是最后一着是破碎虚空是肉身成佛)里,超越总因此显得诗意盎然。但到了《大唐双龙传》,黄易大部分时间处理的是在历史的缝隙里尽情填充虚构人物的英雄救世壮举,超越的意义遂从宇宙的层次转化到天下战场,以完成皇图霸业为首要目标。我想是可以如此去定义黄易于这之间的变化:由超越到宇宙里切换为关于人生的超越。

  无论如何,黄易把武学往宇宙的层级拉去,委实是他对武侠(尤其是武学系统)的卓越贡献。人物的感知至此就有着玄之又玄的探测能力,诸如道心种魔大法、战神图录、慈航剑典等等都是宇宙如何进入人的生命直接产生作用与功能的漂亮发明。另外,《封神记》里头的各式能量单位(如明子、暗子、极子等),与《破碎虚空》所强调的明还日月、暗还虚空并无二致,仍是对宇宙的单纯想像。

  黄易带给武侠的大影响,正是武侠的宇宙学。也就是说,把人类现有的对宇宙的认识(以及后头延续的知识,乃至个人性质的夸壮想像),全都移形幻影到武侠里,造成一缤纷玄奇的奥秘感。人是与宇宙一起活的,黄易在武侠正视这个可能性。纵然日后被衍化为更过度神奇(因此是廉价的神奇)的修真、仙侠小说,也断断不能忽略黄易为武侠重启了一道宇宙门户的功高劳苦啊。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